相亲吧欢迎你的访问!

相亲吧

相亲吧
相亲吧

相亲吧 > 相亲征婚 >

我就是要和医生搞相亲找对象

来源: 相亲吧 时间:2020-12-19 16:58

医护工作者是一群跟死神抢时间的人。对那些准备好和他们度过一生的人来说,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,不是歌词,而是生活的常态。

我们采访了四位医护人员的家属。有人在拍婚纱照当天,被另一半抛下赶去急诊室;有人回国求婚,女友却去了疫情前线;有人拥有令人羡慕的长假期,却难以和丈夫共享一个普通的周末。

在白衣天使的光环背后,是“丧偶式婚姻”的现实,他们的勇气从何而来?

相隔六层楼,却像生活在平行世界

@王佳 28岁 心内科护士

伴侣 张文 31岁 神经外科医生

都说医生和护士是绝配,因为日常都不得闲,大家谁也不好说谁。

我和张文在同一栋楼上班,他在十层,我在四层。说出来都很难相信,结婚四年,我们在单位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有几次我上楼找人,他不是在办公室和同事讨论病情,就是被一群病人家属围在中间,只露出他的M型发际线。我坐在楼道里的椅子上等他,也帮不上什么忙,感觉自己很多余。

他唯一一次下四楼,还是到我们科室做联合会诊,我们连话都没说上,只用眼神意思了一下。

朋友调侃我们,看上去只隔六层楼,实际上山高水远,像生活在两个平行世界里。

我就是要和医生搞对象

图|王佳值班时刻

谈恋爱的时候,我其实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。时间一直倒不到一块,我上夜班的时候,他上白班,我回来,他又走了。一周能有两三天相遇,就觉得很幸福。

但现实远比我想象的要夸张。

备婚那段时间,大部分东西都是我一个人准备的。但是婚纱照才拍到一半,他突然被喊去急诊,他放下电话就走了。我忍不住当场崩溃大哭。我对婚礼曾经有过很多期待,要有非常细致的准备,有完美的婚纱照。但这些在他的工作面前,都只能妥协。

后来我想,即使在最崩溃的时候,我还是愿意嫁给他的。

我们都是经常会见证死亡的人。有一天聊起我科室一个孩子出车祸,没能抢救过来,我俩都特别难过。虽然没有说太多,但能感觉到彼此在同一个世界里。

刚开始谈恋爱,有一次情人节约着看电影,远远的我看到他提着一个特别丑的白色塑料袋,到跟前一看,是一盒巧克力,当时我觉得特别好笑。

这份爱情给我的感觉,有时候就像那个包着塑料袋的巧克力,外表粗糙,但里面很美好。

准备结婚时,她去了抗疫前线

@张凯 35岁 航空制造工程师

伴侣 冯璐 30岁 呼吸重症监护病房护士

2020年1月13日,我放弃了国外的特派工作,回到南昌。当时我们在东南亚拓展业务,原本是要待满一年的,但我提前半年就撤了,兄弟们都笑我,是个逃兵。

其实,我是想回来和璐璐结婚。

我比璐璐大五岁,算是大叔级的人了。职业相差更远,我是个航空制造工程师,她是个护士。为数不多的相似点是,时间都很稀少,但她显然要比我少得多,没有周末,半夜一点多下班,都是常态。

刚谈恋爱的时候,我时常在医院的楼下等很久,才能一起吃个饭。去年元宵节,我等了足足四个小时,才吃了一顿团圆饭。那天接到她时,我开玩笑说,终于明白为什么说好男三不娶,其中有一个就是护士了。

现在想来,那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要当护士家属的觉悟。

我就是要和医生搞对象

图|

冯璐(左三)和“战友”们在一起

见过双方父母后,婚期定在了五月份,便着手筹备。没想到,腊月廿九,武汉封城。初二一大早,璐璐就收到了医院的紧急通知,院里要派出第一批志愿队支援武汉。璐璐二话不说就报名了。

我回国后的第十四天,璐璐就跟着江西省第一批支援武汉的队伍,进入当时已经被封城的武汉。走之前,我要求她每天一定要跟我视频通话一次,以防她报喜不报忧。那些天我每天都看新闻,随时关注疫情动态,整颗心都扑在这块。

通话时,为了让我放心,璐璐很详细地跟我聊了他们的防护措施,我也在新闻里看了他们穿四五层防护服、出入隔离区的复杂流程。这多少能让我安心一点。因为每天工作量很大,医护人员需要跟病毒抢时间,走路都透着着急。

有一次,璐璐穿着厚实的防护服,戴着口罩赶去做事时,突然就两眼发黑,差点窒息。她咬着牙走到半污染区,卸下口罩和盔甲般的防护服,才喘过一口气。她说,快要窒息的那一刻,她脑子里想的就是我。

两个月后,她从武汉回来,隔离结束后我去医院接她。久别重逢,却不晓得说什么,感觉说什么都是多余,只有拥抱最踏实。后来她同事说,我那天看上去特别好笑,一直傻傻地看着她。

从小害怕医生的小女孩,嫁给了医生

@丁凡 31岁 初中英语老师

伴侣 郭慧 33岁 感染科医生

从小到大,医院一直是我最害怕的地方。医生们那种平淡、严肃的语调,在我听来,也十分可怕。

感冒了,我经常会有一种自我惊吓式的幻想,害怕会从医生口中听到,其实你这个不是感冒,而是某种绝症。

但是现在,我已经和郭先生结婚五年,孩子都快三岁了。

长辈介绍认识的时候,我就想,能和医生谈恋爱吗?医生应该是属于护士的呀。

认识他后,才发现,跟我想象中的医生大不一样。

第一次见面,他穿着白衬衣,五官协调,整个人看上去白白净净的,很舒服。后面几次约会,他都穿着同一件白衬衣。含蓄地问了下,他不好意思地说,因为家里没什么好看的衣服,就这件最帅。我当时就被逗乐了。

后来我知道,他太忙了,压根没什么时间逛街买衣服。

刚开始约会,有一次他很直白地跟我说,其实你长得不是很好看,但是搭配得很好。

我满脑子的问号:大哥你这是在追女孩么?

转念一想,他也没说错什么,反倒还很真诚。就如同没有一个医生会对病人隐瞒病情一样。

后来决定嫁给他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,他真实,从不作伪。

我就是要和医生搞对象

图|郭先生(中立者)工作时刻

脱下白大褂的郭先生就是一个宅男加孩子王,喜欢待在家里玩手机、看网络小说,偶尔还会蹦出两句土味情话。

有一次,我在家里收拾被子,因为被套有些短,不是很搭,我就自言自语地说,这被子太短了。

结果他在身后回了一句:这辈子太短我也要跟你在一起。

我们经常调侃自己的婚姻是一场孽缘。我从小怕医生,他从小怕英语老师。我有令人羡慕的长假期,而他却恰恰是一个连正常假期都没有的人。我们平常能在一起度过完整的一天,都很少见。

2月份疫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,我们县里也有十几个新冠病人。感染科是本地抗疫的前线科室,他两个月都隔离在医院工作,我们就见过四五面。两岁半的女儿以为爸爸不要她了,经常偷偷抹眼泪。

唯一一次美好的度假,是结婚第二年,他的工作有一点调整,恰好有五天完整的时间。我们去青海旅行,每一天都过得很珍惜,足够后来回忆很久。

如无意外,下一次这样的度假可能要等到五六年以后了。

她从方舱医院回来,我们就去领证了

@张乐 32岁 电子器械销售

伴侣 孙臻 32岁 产科护士

恋爱一年后,我和小臻决定结婚。

原本选好了2月20日领结婚证,我们查过,那天是个好日子。

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这一切。各地都在陆续派遣医护人员去支援。2月,院里下发支援通知的时候,甘肃省已经派出去两批队伍了。小臻第一时间,就报名参加了。她跟我说,看到武汉的状况,她实在不好意思坐在家里。

虽然很忧心,我还是表示了支持,让她放心去。

去往武汉的前一天,刚好是个情人节。小臻当天还在上班,我做了一桌菜,等她回来,一起吃了顿晚饭,算是过节,也是践行。

我们都不是特别浪漫的人,谈恋爱的节奏平缓、稳定,没什么大起大落。

很长时间以来,小臻都被排在夜班,我俩的休息时间基本对不上,只有吃饭的时间能在一起。有时她上完夜班的早晨,我就去接她,一起吃个早餐。下班后,谁比较有空,就好好做顿饭。

我们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一起大口吃肉,饭后去黄河边上散散步吹吹风,很西北的生活方式。

疫情的不请自来,却让我们颇有一种太平情侣突逢风浪的感觉。我们约定,从武汉一回来,就去领证。

刚到武汉时,她特别忙,要培训,有很多操作需要熟悉。尤其第一天去医院,防护服也不够用。去接班的时候,外面的人进不去,里面的人也得等着接班,无法出来。我们几乎很少联系,我在家里就只能干着急。

后来防护工具充足了,业务也熟悉了,我们每天基本能保持一次稳定的视频通话,能看到她,心里就会踏实一些。

我就是要和医生搞对象

图|孙臻在方舱医院工作

在武汉,她被安排在方舱医院,有一天工作闲暇时,她帮一个病人剃了头发,那位大哥还挺满意。

在家里,她会经常给爷爷奶奶理发,照顾他们。这回第一次在外小秀了一把自己的手艺,那是一段时间以来,我俩都特别开心的事情。

无论在哪里,她都属于那种让大家觉得踏实的人。

在方舱医院支援了一个多月,回来后他们一行人又马上就被隔离在一家宾馆14天。

隔离结束的头一天,我去宾馆接她回家放完行李,我俩就带着证件直奔民政局领证。整个过程马不停蹄,彼此都没怎么犹豫,就一头扎进了爱情的坟墓。

那天是4月1日,愚人节。

领证后,我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,希望你把我埋深一点。

*文中冯璐和张凯为化名。

  • 相亲吧
热门资讯